光山县文殊乡南王岗村的陈下湾,是湖北黄冈义门陈族人陈清一迁徙光山而建。后子孙繁衍迅速,人丁兴旺。为扩展生存、生产和生活空间,族人又在其后山另建寨分而居之,形成前有陈下湾、后有陈上寨的鼎盛布局,迄今已有500多年历史。

相传,陈上寨鼎盛时期建有石寨堡、石寨门、石寨墙;寨中设学堂、戏楼(用于唱戏、召开会议、宣讲时政之用)、夫子殿、八德(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堂;并置豆腐、挂面、纺织、木匠、石匠、铁匠、染坊、篾匠等手工业八作坊。其中,寨中设学堂成为刘邓大军第三纵队指挥所所在地。

陈下湾,秀水灵山,古韵乡愁;底蕴厚重,英贤辈出。明清创下“一门七进士”、“一门六举人”之佳线多位清华、北大等知名学府的优秀学子和毕业哈佛留美博士。

而在陈上寨,一代代陈氏后人演绎着修身与齐家、治学而爱国的感人故事。在这里,不仅留下了刘邓大军“乳台山战斗”的红色足迹,还传颂着抗日战争期间陈氏英烈陈厚训铁血铸忠魂,一人救下40多位乡邻的英雄故事。

1937年7月7日,侵华日军挑起卢沟桥事变,发起全面的对华侵略战争。在中国国土上,日军侵略者野蛮疯狂的实行抢、烧、杀“三光”政策,国土大面积沦陷,无数同胞生灵涂炭。国亡家破的紧要关头,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成了抗日武装力量的重要发源地——在这里战斗过的红四方面军改编成了八路军的一二九师;红二十五军改编成了八路军的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红二十八军改编成了新四军第四支队。这几支武装力量在抗日战争中痛击侵略者,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日本侵略者因此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惧怕仇恨至极,决定实施毁灭性的报复打击。

1940年秋天,日寇连续数十天从占据的芜湖机场派出百余架战机,编队对鄂豫皖根据地的大别山区疯狂地进行拉网式扫射,美丽的大别山在敌人密集的炮火狂轰乱炸下,成了人间地狱,村庄成火海,路桥变废墟,敌机所飞之处血肉横飞,尸骸遍野。

一天上午,20岁的年轻小伙陈厚训,在陈上寨,为自己的婚宴准备烧火用柴,因为再过三天,就是他的大婚喜日。此时的陈厚训年轻力壮,血气方刚,加之人逢喜事,浑身劲添,斧起刀落,不大一会儿,便劈好了一堆木柴。

刚要坐下来休息,“呜……”,突然,一阵刺耳的声音,在他的头顶上嘶吼而过。他猛一抬头,发现两架日军飞机尾翼正喷射长长的白烟,正绕陈上寨后山上空低空盘旋,搜寻着可疑的目标。山高林密,敌机并没发现他。此时,他只要随处一藏,便能轻而易举地逃过劫难。可他想到山脚下的稻田里,还有几十个乡亲在劳作,敌人很容易发现他们。那样,后果将不堪设想……

说时迟,那时快。他立马从树上砍下一根树丫,脱下自己的白色汗褂,将其绑在树丫上,用手高高擎起,一边跑出丛林,一边不停地摇晃着树丫,对山下劳作的乡亲扯着嗓子,拼命呐喊——“小鬼子飞机来了!大家赶紧趴下躲藏!”,边喊边不时地做出伏倒状,招呼乡亲们赶紧藏匿到布满荆棘的陈上寨寨堡里去……

就这样,他把自己完全地暴露在了敌人的视线里,敌机迅速飞扑过来,对陈厚训投下了数枚凶残的炮弹,他倒下了…….

随后,鬼子飞机绕着陈上寨后山四周搜寻了好几圈,没有发现乡亲们的踪迹,只好在狂轰滥炸后,呼啸着悻悻飞离。被救幸免遇难的四十多位乡亲从寨堡里飞一般地涌向英雄倒下的地方……

当大家看到他已被炸得双目失明,浑身血肉模糊,大面积烧伤的身体多处血流不止。所有的乡亲,悲痛难抑,失声痛哭。迅即把他抬回家中,请来郎中,面对惨状,郎中悲痛地无可奈何地说:“恐怕……”不到一周,于家中牺牲。

五邻四乡的乡亲,噙泪将陈厚训安葬在了他倒下的地方——陈上寨寨堡东南角!每逢正月十五灯节、清明节,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来到他的墓前祭扫叩拜……

如今,为进一步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红色血脉,学习陈厚训面对日本侵略者飞机疯狂轰炸舍身救人的英雄气概,汇聚干事创业力量,当地相关人士在陈上寨重修了烈士墓园,重建了陈上寨寨门,并将对陈上寨战斗遗址进行打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