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北欧国家,不论是福利还是民主程度在世界上都能名列前茅。但是碍于其移民门槛太高,导致许多人都望而却步。他们注重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且普遍比较冷淡。

殊不知,在古代北欧五国的祖先们,曾经叱咤风云,在欧洲地区嚣张跋扈,维京人一度成为了北欧海盗的代名词。他们凭借着精湛的航海技艺,一路劫掠从爱尔兰到不列颠,从法国到东欧甚至还一度到达了美洲地区。人们将公元七九零年到一零六六年的欧洲,称之为维京时代。

《盎格鲁萨克逊编年史》记载,维京人在登上不列颠岛以后开始四处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并且,在波罗的海和地中海一带,这就是恶魔的代名词。

人们听闻维京人的到来,就如同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一般的恐惧。在最初北欧的传说将他们描绘成英雄的形象,而后来则意识到了他们强盗的本性。就是这样一群亡命之徒,却在最鼎盛时期选择了皈依基督教。

基督教主张每个人生来都是有罪过的,而这一生就是救赎的过程。如果能够完全的遵守教规教律,那么便可以升入天国,得到永生。基督教是教人向善的,否则它也不可能成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

但是,这与维京海盗的本性有相违背。海盗肯定是靠着打家劫舍为生的,自然不会也不被允许有任何的怜悯之心。他们本来是信仰北欧传统神化之中阿萨神族的众神之王奥丁,但是在改教运动兴起以后,凭借反天主教而建立的基督教获得了维京人的青睐。

维京人是海盗不假,但是他们首先是人。既然是人,就不能永远靠着打家劫舍过日子。他们的主业其实还是农民,但是每逢荒年就会重操旧业,将强盗作为了自己的第二职业。而且,选择信奉基督也符合当权者的利益。

维京海盗的原始信仰,是以奥丁为代表的北欧神话体系。但是这其中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便是多神化。北欧神话大致可以分为五个体系,即巨人、诸神、精灵、侏儒和凡人。而且这其中还又包括了九大世界。

当然,在北欧诸国信奉基督教以后这种神话全部被定性为异端邪说,如今流传下来的还是当时的传教士拼死相护。但是这种体系就存在一个问题,每个人如果都有自己不同的宗教信仰或者信仰不同的神,那么对于统治者而言是非常不好管理的。

就像维京人奥列格建立的基辅罗斯,他是信仰奥丁的。但其手下之人,并不是完全与他信仰相同。而如果想要走集权化道路,首先在宗教方面就必须有一个统一之神。基督教则是一神制的宗教,就像耶稣所言“你们要尽心尽力的爱主你的神”。它讲究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

狄金森曾说“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前提是我从未见过光明”。维京人本来在北欧天寒地冻,非常凄苦。所以,他们为了讨口饭吃才能够有强大的战斗力。

但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当见识过美好生活的繁华以后,谁也不愿意在过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就像清军入关以后,勇武的八旗子弟在三藩之乱中就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北欧的天寒地冻,农作物产量稀少而且当地主要以渔猎为生。每到灾年,许多底层的百姓便遭了殃。但是因为常年出海捕鱼,所以他们掌握了先进的航海技术。所以,这也是维京海盗能够盛行一时的原因之一。

但归根结底,他们还是一群散兵游勇,土匪流寇。如果不能有很强大的组织意识,那么迟早会被人消灭。还有刚开始的劫掠非常顺利,但是后来就愈发艰难。因为各个国家都有了防备,自然不能再让他们如入无人之境。

马丁路德提出宗教改革以后,基督教便成为了欧洲的主流宗教。既然打不过他们,何不成为其中一员?而且,还可以以此相要挟对教皇提出要求援助。这比单纯的打家劫舍,要容易许多而且也没有危险。最重要的是,其他国家能够将北欧看作成是正常的国家。

基督教相对于北欧诸神教派而言,组织性要高出许多,也可以将它称之为高级宗教。就像以书面形式出现的教义以及更加规范的祈祷和祭祀仪式。这些在无形之中,都能有利于加强维京上层对底层民众的控制。

直到今天北欧五国虽然福利很高,但是人口仍然非常稀少。这种生育观,是自古流传下来的。那么打仗需要的是什么?首先,就是士兵。如果常年打仗,则需要源源不断的士兵。而北欧的人口本来就非常少,那么想要支撑连年作战是非常困难的。

最开始他们信仰奥丁,就是因为维京人认为这能够给他们带来好运。在最初,他们甚至都没有自己真正的领导,全部都是各自为政的。就像进攻法兰西时,法国国王查理派遣使臣想要求和,四处打听也找不到能够说话作数之人。

接受了基督教以后,便可以正大光明的与其他信教国家进行谈判。这就相当于一把钥匙,帮助维京人打开了主流国家的大门。

另一方面,他们也可以利用这个宗教来统治自己的部下。就像诺曼底的罗洛那手下的维京人在信奉教派以后便成为了诺曼人。而基辅罗斯信奉了东正教就成了罗斯人。维京人此时便可以对他们开战,再进行一番劫掠。

维京人改信基督教,其实并不是完全主动自愿的。当时维京人的老巢主要是在今天的丹麦和挪威,两个国家。在维京改信仰的过程中,哈拉尔蓝牙王绝对是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在他继位之初,便成功的占领了挪威和丹麦的全部领土。

但是以打家劫舍谋生的生活已经持续了近两百余年,全国的青壮年几乎全部投入此处。这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信仰奥丁之人,大都无惧生死,将这些全部置之度外。但是蓝牙王作为一个君主而言,每次看到大军倾巢而出自然心中会产生不安。如果一旦国内发生叛乱,那么肯定会无兵可用。正在此时,奥托大帝率领他的神罗军准备讨伐丹麦,因为他们是异教徒。

根据《维京传奇》记载,丹麦人在战场上节节败退。而奥托大帝,则想一鼓作气消灭了这个国家。此时“北欧传教祖师”安斯嘉站了出来,愿意出面调和劝说丹麦改信基督。一名为波波的主教,向蓝牙王表演了上帝的力量。

随后,蓝牙王宣布接受基督的洗礼并且皈依基督教。此后,他的大批臣民在其带领下也全部信奉了基督而放弃了原有的奥丁神信仰。主张救赎和隐忍的基督教,慢慢褪去了维京人身上的野蛮习气。而且维京海盗的活动逐渐停止了,西欧也恢复了和平的状态,这才有了以后的十字军东征和文艺复兴运动。

在蓝牙王上位之前,其治下百姓已经有信奉基督者。不过那只是占了极少的一部分,其实他愿意归诚,并不是因为慑服上帝。而是再不放弃原有的宗教信仰,很可能自己的国家就荡然无存了。而投诚基督,则可以获得非常多的好处。

许多北欧国家都是因为蓝牙王才改的信仰,毕竟当时他在那个地方是说一不二之人。改信以后,他要求挪威的地方首脑以及贵族全部来面见自己,意图很明确,谁不改信谁就会遭到大军的挞伐。瑞典当时还并未成型,于是也稀里糊涂的改信了基督教。

当时的北欧不能与现在相提并论,到处是火山而且气候寒冷不适宜居住。但是当他们成为了主流宗教的信徒以后,则可以名正言顺的来到欧洲大陆定居。不论是生活条件,还是医疗环境等等都要远远好过自己的母邦。

而且如果蓝牙王不选择改信,那么他面临的将是灭国的代价。他们虽然非常勇武,但是毕竟人口稀少还有物资方面也上不去。

再加上连年的征战,导致许多国家都对其非常的敌视。而改变宗教信仰,一方面可以退却强敌,不战而屈人之兵;另一方面,又可以维持国家内部的可持续发展性,何乐而不为呢?

这种多神教更适合原始部落,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追求和平稳定的生存环境。而且部落首领,也随之转变为了国王。

他要追求的并不是一时的劫掠,而是长久发展的统治。而且作战消耗人力物力太过长久,以战养战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并不是长久之计。所以,综合各方面因素以暴力著称的维京人选择了以隐忍为主的基督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