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位游客将玄奘寺供奉日本甲级战犯牌位的事发到网络,于是激起民愤,大家纷纷在找,这位供奉者“吴啊萍”是谁。

起初,大家都怀疑这是假名,没曾想,这么快就找到了,这位用的,还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真名。

她生于1990年,幼年在福建晋江生活,10岁时随父亲迁至南京。19岁到北京上学,网传在北京协和医学院就读本科,取得护理专业学士学位后,到南京鼓楼医院当护士。

身为一名南京人,看完吴啊萍的受审新闻之后,再看玄奘寺僧人的采访,觉得有些羞愧。进入寺庙很简单吗?不需要文化知识吗?但凡上过初中,就不应该不会知道这几位日本甲级战犯啊,因为这实在是“赫赫有名”,虽然是反面的。

向井敏明、野田毅、松井石根、谷寿夫、田中军吉,这5位甲级战犯,但凡上过初中的人,都应该知道他们是谁。如果以“文盲”来搪塞,那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进入寺庙这么简单吗?难道不需要一定的佛学修为以及文化水平吗?文盲也能做?可真把我震惊到了。

对于这几位日本甲级战犯,如果吴啊萍是在南京上的学,可以说再熟悉不过,历史课上老师常讲,历史考试也考过,至于参观江东门大屠杀纪念馆,可以说是每所学校每年12月13日的必修课,因为这天是1937年南京城破的日子。可以说,“勿忘国耻”这几个字,真的是应该深深刻在脑海里。

从小到大,如果你是在南京上的学,不管是小学还是初中,应该写过很多篇参观江东门纪念馆的作文。

吴阿萍来到南京才十岁,可以说,她一定参观过江东门纪念馆,也就是说,当时身为小学生的她,没做恶梦,现在长大成人了,反倒恶梦连连了?

因为她在供奉当天,遇到的当值僧人灵松,是个文盲,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对此,当灵松问起,供奉的这几人是她的亲属还是朋友时,她还谎称要供奉的这几个人是“朋友”。

供奉的收费标准,可能低到要超乎大家的想象,一个人一年100元,也就是说,吴啊萍仅仅花了3000元,并且还得到了收据。

虽然网上很多媒体说,寺庙“想钱想疯了,都不审核的“,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因为她说,她到南京后了解到侵华日军战犯的暴行,产生心理阴影,去看了3次门诊,均有记录,也有过服用镇静安眠药物。为了“解冤释结”,她决定去供奉。

最可气的是,2018年,玄奘寺对地藏殿进行修缮时,牌位被撤下时,也没人发现?

如果不是这名女信众拍到这画面,估计这几张牌位此时还好好地停在寺庙里,继续被供奉呢。

玄奘寺僧人禄玄表示,当时看到后,她第一反应是”这是日本人的名字吧“,随后跑到地藏殿门口,赶紧用自己手机百度了一下,这才发现不得了。

玄奘寺的主持叫传真,他当然知道,因为他拍过电影《栖霞寺1937》,再说,能当上主持的人,必然对佛学以及文化有着较高修养,不过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息。

反正我是觉得恶心到了,一点大快人心的感觉都没有,就是很郁闷。如果每个人都以恶作为做坏事的借口,以此逃脱严惩的话,那么,这将是民族恶梦的开始。

是不是以后寺庙里,以及别的地方应该要严管了?利用信仰,来做出这等事,实在让人气愤之至。佛门净土,竟然成了藏污纳垢之地,这几年各大寺庙出的乱象还少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