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琪赶紧递上一张全家照片,刘国誌一看这张全家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要不是在敌人面前,眼泪差一点就要夺眶而出。因为,照片上除了他想念的父母兄妹,还有他的未婚妻曾紫霞。他跟曾紫霞恋爱已经好几年,因革命工作的需要,一直未结婚。他和曾紫霞在荣昌被捕转送到重庆后,他关在白公馆,曾紫霞关在渣滓洞,便再也没能见面。一看到照片上的她,刘国誌心绪难平。他深情地看了看照片,然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照片放进了口袋里。

刘国琪赶紧说道:“七弟,今天我们什么也不要再争了,你不知道外面已经乱成什么样子了,你再不出去,小命就真是保不住了!你看重你那个员的牌牌,徐处长宽宏大量,已经答应你带着员的牌牌出去,但是你得向政府认个错,你组织罢课捣乱的确是不对的嘛。”说着便递给刘国誌一张纸,说,“这个悔过书是我代你写的,你只在上面签个名字就算数,走走过场罢了,实际上与你无关。”

刘国誌看也不看,把悔过书往地上一扔,气愤地说:“五哥,你好糊涂!既然要签上我的名字,怎么能说与我无关呢?这一切,都是他们耍的把戏。”

徐远举平日唯我独尊惯了,怎容得刘国誌在他面前如此放肆,他的牛脾气也上来了,猛地一拍桌子,瞪着眼睛大喝道:“死不改悔,那就再也怨不得我了。来人,把犯人给我带下去!”

刘国琪这下吓坏了,赶紧对徐远举道:“徐处长,你不要冒火,让我再劝劝我这兄弟。”

刘国誌毅然说道:“五哥,我理解你同家里人对我的关心。可是,我有我的信念、意志和决心,这是谁也动摇不了的!我在加入时就宣誓自愿为我献身的事业牺牲自己,那不是说着玩的。你们不要再管我,也不要再来了。”

1949年11月27日下午4点多钟,也就是刘国誌拒绝签字出狱后的第19天,敌人对他挥下了屠刀。

1998年秋天与2000年1月,厉华曾将参与杀害杨虎城将军、亲手掐死“小萝卜头”、在“11·27”大屠杀的当天又与杨进兴一同首先杀害黄显声与李英毅的杨钦典从河南堰城县老家请到纪念馆,请他回忆当年情况,以充实丰富资料。杨钦典等刽子手与罗广斌、毛晓初等19名白公馆脱险志士,当年都亲眼目睹、亲耳聆听到刘国誌在被特务架出牢房押赴刑场的途中,挣扎着大声吟诵他没有来得及写完的诗歌:“同志们,听吧,像春雷爆炸的,是人民的炮声!人民解放了,人民胜利了,我们没有玷污党的荣誉,我们死而无愧!”吟诵声犹如滚滚春雷,这是一个人壮怀激烈气吞山河的人生绝唱!

午夜过后,白公馆屠杀结束了,陆景清对看守们宣布:“明天你们进城到保防处向周主任(养浩)报到。”说完后,他便坐上三轮车进城向毛人凤复命去了。参加大屠杀的刽子手和杂工,各得了两块银元的赏钱,另各领得二钱黄金作资遣费。

此时,白公馆还剩下17名二处寄押在这里的囚犯和两名小孩,杨进兴根据雷天元的布置,派当天的值日看守杨钦典将所有囚犯移押到楼下右边二号牢房(郭德贤与小波、小可母子三人仍在楼上监舍中)。

事后据被俘的徐远举供称,这些人因各种原因和社会背景决定不杀,但并没有告诉他们。等大屠杀结束后,把他们集中在一间牢房里,不上锁,待看守们撤走后,让其自行逃生。

白公馆在押的50多名政治犯,管理权限分属保密局司法处和西南军政长官公署二处,执行屠杀时,各自执行所管辖人员。下午4时许大屠杀最先由白公馆开始,当执行到第4批时,由雷天元带刽子手前来提二处寄押在白公馆的政治犯外出枪杀。到晚上10点多钟,杨进兴已执行完屠杀任务,而雷天元才提出两批共计8人杀掉,由李磊指挥的渣滓洞也只执行了3批26人,尚余200多人待执行。

李磊不断向雷天元告急,催他赶快率人去渣滓洞增援。于是雷天元将剩下的16名男政治犯集中在楼下2号牢房,将郭德贤母子三人关于楼上,请杨进兴帮忙代管,然后带着人匆匆驱车赶往渣滓洞。

杨进兴虽说杀人如麻,但也很狡猾,上峰要他杀的人已经全部杀掉,奖金和资遣费也发到了每个人的手上,他还待在这里岂不是白白等共军来索命么?三十六计走为上!当雷天元前脚刚走,杨进兴马上命令当天的值班看守杨钦典留下照看剩下的19个人,其余的人员各自去屋里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大家把身上的手枪、子弹、手铐全解下来扔到地上,院坝上叮叮当当一片乱响。杨进兴叫杂工陈紫云和李大富拿去埋进地里,或者丢进大门前面的池塘。

看守们很快提着行李出屋,在院坝上七嘴八舌,有的说上歌乐山,看能否搭车到成都去,有的说进城去二处。

看着众看守一窝蜂出了白公馆,杨钦典此时真有树倒猢狲散之感。杨钦典也不是个傻子,虽说他平时给了难友们一些帮助,但毕竟也欠下了人的累累血债,此时见杨进兴带着人跑了,只留下自己一个人等死,心里又气又恨。于是也收拾起衣物,一头钻出白公馆大门,给大门外面兵房内隶属交警队的警卫排的人打了个招呼,也慌不迭地朝歌乐山顶跑去。

到歌乐山顶上一看,成渝公路上全是逃亡的人群,只好随着人流向前移动,走不多远,竟碰到了大屠杀之前离开白公馆的李育生。

返回《红岩密档——B类(敌特、叛徒类)档案解密》,山西人民出版社,罗学蓬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