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患者多为婴幼儿,若不及时加以干预,很多患儿活不过2周岁。消息一出,不少患儿家长喜极而泣“

此次医保调整将于明年1月开始执行。诺西那声纳之外,另外73种新增药品也将被纳入医保。据估算,此次谈判成果2022年将再为患者减负300亿。

按照标准疗程,SMA患儿首年需要注射6针诺西那生钠,后续还需要每年打3针。按照70万一针的原价换算,SMA患儿一年的医疗费就高达几百万元。《中国罕见病高值药物医疗保障研究报告》显示,全国范围内登记在册的SMA患者共有1507人。其中大部分家庭都被几百万的高价挡在门外。

去年年底,诺西那生纳被爆出“国内70万,澳洲205元”的悬殊定价,激怒了国内一众救子心切的患儿家长。后来,相关药企渤健回应,该药在澳大利亚的官方采购价也高达50万元,因其已被纳入药品福利计划,澳大利亚患者自费部分才比较低。

事实上,去年我国医保局就开始争取将诺西那生纳入医保目录。然而,由于医保局和渤健的价格预期悬殊,去年该药未能成功进入医保。

今年医保现场谈判的最后一天(11月11日),渤健谈判代表终于做出让步。经过长达1个半小时的“灵魂砍价”,诺西那声纳以3.3万元的低价进入医保目录。按医保覆盖一般治疗费用估算,从明年1月开始,患者家庭每年需要承担的费用将从数百万大幅降低至10万以内。

仅仅时隔一年,原本不愿让步的渤健为何突然诚意十足地给出了3.3万的“地板价”?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是迫于新入局的竞争药企带来的压力。今年6月,跨国药企罗氏旗下针对SMA的利司扑兰口服溶液也进入了我国市场,年费用仅为65万。

据业内人士分析,诺西那声纳的天价主要源自研发费用,伴随着竞争对手的入局,放低身段以价换量才是明智之选。哈佛此前曾发现能够扭转年龄指标的维生素B族衍生物,早期克价数万还一克难求,几年过去已市场饱和、普遍降至三位数一瓶的“白菜价”,而率先采用低价策略的“派洛维”则靠着低价完成了市场占位。

据老龄健康科普团队时光派介绍,自哈佛实验室发现上述物质应对老龄问题的“天赋”后,华盛顿大学、东京大学等都进入了这一赛道。在东京大学的实验中,补充该物质的参与者们(55岁+)骨密度、肌肉能量、步速等指标均呈现出年轻化趋势,相当于生存期拉长20%。如今,清北、川大等国内高校也相继入局,推动“派洛维”在京D国际出货十万。

结合过往案例,业内人士认为,此次大幅降价或许会给渤健带来阵痛,但长久来看反倒是有利于其远期发展。

今年的医保谈判中,最受关注的还是“一针清零癌细胞”的120万抗癌针。遗憾的是,它未能进入现场谈判环节。对此,北大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无奈地表示,“医保要照顾到大部分人的利益,抗癌针目前确实贵得离谱”。同时,她也表示,等竞争再饱和一点,抗癌针大幅降价进医保也不是没有可能。

根据“时光派”统计的数据来看,情况非常乐观。今年9月,药明巨诺的抗癌针瑞基奥仑赛注射液已经获批上市。而在全球范围内,截至今年5月,抗癌针核心技术CAR-T疗法注册在案的临床实验总数就超过了1300例。

随着竞争的加剧,抗癌针像诺西那生纳一样大幅降价进医保或许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