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个登上过世界排名第一的塞尔维亚姑娘来说,荣誉正离她越来越远,下一个安娜库尔尼科娃的光环却越来越近。人们称呼她为安娜2.0。

1987年出生于塞尔维亚的安娜伊万诺维奇是一个早熟的孩子。12岁时她在自己的国家见证了科索沃战争,这让伊万诺维奇在训练时拥有足够的动力。“那是一段艰难的日子。我正准备去各个国家参加国际青少年比赛,但国家局势发生了变化,我们因此无法申请签证,甚至无法离开塞尔维亚。而且每天必须赶在轰炸之前训练。”

国家的动荡,死亡的威胁让安娜渴望成功,更渴望获得平静的生活。她将自己的偶像定为塞莱斯——在转入美国籍前,她是塞尔维亚最成功的网球手。尽管这个国家从南斯拉夫变成了塞尔维亚,但安娜渴望获得成功的心没有改变。在获得法网冠军前,她明确自己需要什么,“我渴望能获得大满贯,并希望人们关注我的网球。”安娜如此执著地渴望在网球的世界里取得成功,而结果是2008年盛夏,她在罗兰加洛斯成功登顶。

人们认为是战争让伊万拥有一颗不言放弃的心。塞尔维亚媒体也认为2008年“伊万诺维奇与扬科维奇、德约科维奇用网球撑起了塞尔维亚”。

时过境迁,在经历了墨尔本的再一次失望之后,家乡塞尔维亚的报纸对伊万的评价却多少显得有些刻薄。“她的球运消耗殆尽,似乎都跑到沃达斯科那里去了。”这位女子网坛人气度最高的美女在球场内的表现一无是处,甚至让家乡的媒体用更多的版面追寻安娜的感情世界。

刚开始是西班牙帅哥罗布雷多追求过伊万的消息,过一阵又是与沃达斯科分手的消息登上了体育头版,甚至连其中的细节都刻画得栩栩如生。

“西班牙人罗布雷多的帅气与他内敛的性格一样出名,在一次酒会之后,他对伊万诺维奇惊为天人。于是罗布雷多利用他跟德约科维奇是好朋友的关系,拿到了伊万的电话号码并邀约对方,但是被安娜以不合适为由拒绝了。”

“沃达斯科是一个花花公子,在与安娜确定恋爱关系后先是利用是她男友的名声四处走穴赚钱,其后还跟其他的女孩不清不白,让伊万不能专注于网球,于是她选择了分手。”

无论这些消息准确与否,只能证明人们对安娜在网球上的关注度在下降,人们越来越热衷关心她的场外表现。她的美貌,她的时尚球衣与她的私生活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这曾经是安娜伊万诺维奇最为厌恶的事情。

2008年3月,也就是在夺得法网冠军前,伊万不满媒体拿库娃与自己相比。“媒体有时候混淆了关于我的一些真相。我渴望获得大满贯,我并不希望大家拿我跟库尔尼科娃对比,真的。媒体写的并不是事实,但我知道一个人不可能去抗拒那些。你必须要对自己有信心,沿着自己的路走,不要让外面的事物干扰到你的工作。”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2008年法网对于安娜来说是一个转折点。由于海宁的突然退役,当年的女子网坛突然进入了“混乱时代”。伊万诺维奇趁机在罗兰加洛斯赢得了个人职业生涯首个大满贯冠军,达到职业生涯的最巅峰。

但突然而来的成功让安娜找不到下一个目标,她尝试改变自己单一的网球生活:2008年9月的中网,伊万诺维奇与西班牙左撇子球手沃达斯科相恋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世界。双方相互坐在各自的家庭包厢中为对方加油打气,媒体也将两人亲密的图片放在了体育版的头版。

除此之外,西班牙足球联赛、马洛卡海岛上的别墅、时尚广告、杂志封面……伊万诺维奇减少了训练时间,频繁出现在各种公众场合,四处走秀。

或许是成功来得太早让伊万有些飘飘然,亦或是她明白一名球员的价值决不应该仅仅存在于赛场上——这是她从库尔尼科娃身上领悟到的。很快,高曝光率使得伊万的赚钱速度从2007年不到500万美元蹿升至2008年的1000万美元,在女子网坛仅次于莎拉波娃,但同时,带来的负面效应也显而易见,安娜的成绩急转直下。

现实是,这样一个喜欢时尚又拥有大满贯冠军的女孩总是能够让人找到更多的话题,加上这个女孩拥有“德墨忒尔的端庄、阿佛洛狄忒的性感以及阿尔忒弥斯的野性”,安娜总是能受到诸多媒体与广告商的青睐。自出道以来,她收获无数美丽的荣誉——澳大利亚一家知名报纸将伊万诺维奇评为史上最漂亮的网球选手,此外伊万诺维奇还连续三年被为最性感的女运动员,FHM所评选的全球100名最性感的女人中,伊万诺维奇是排名最高的女运动员,《Die Bild》也将她评选为“最美运动员”。

哪怕在在今年澳网早早出局后,在征战联合会杯前夕,《Sport &Style尚品》杂志还为伊万拍了一组新的照片:白色或红色的礼服下,伊万温柔似水,眼波欲流,红色的玫瑰衬托出她别样风情。

她很坦率地承认自己跟每个女孩一样,喜欢时尚,喜欢物质化的生活。“名利对于我来说来得有点太快了,现在我很难保有自己的隐私了,不过这样也能让更多的人关注我,这种感觉很好。”

1997年,当16岁的库尔尼科娃穿着玫瑰色透孔短裤出现在温网赛场上,让一向保守刻板的温布尔登赛场全场观众都瞪大了双眼。她的美艳和性感让大批男性球迷拜倒在她的网球裙下,加上刚进入职业赛事就打入温网四强的实力,媒体将这个初出茅庐的性感尤物不断搬上头条,霎时间一股安娜之风潮席卷全球。

接下来的几年,库尔尼科娃成了广告商们的最爱。她不断辗转在各种发布会和商业活动之间——但与此同时,频繁的商业走秀与媒体炒作影响了她的训练,也扰乱了她的运动员生活,此后库尔尼科娃的最好成绩止步在温网四强,再也没有取得过任何骄人战绩。

要知道库尔尼科娃曾经也是个天才的女球手。14岁的时候,她曾排名世界青少年第一,更在16岁时就打进了温布尔登网球赛的半决赛。刚出道的时候,库尔尼科娃被专家视为同威廉斯姐妹一样才华过人,并且她移动快速,得分手段比威廉姆斯姐妹还要多,空中拦截能力也不逊色——但当威廉姆斯姐妹频频登顶大满贯时,库尔尼科娃却已经退出了网球舞台。那些当年预言天才少女的网球专家们,现在都依然为其可惜。

那么,这个安娜会成为下一个库尔尼科娃吗?又或者,她会在接下来的职业生涯中迷途知返,摆脱“安娜的诅咒”?也许只有时间才能给我们答案。

不过在如今女子网坛,新人层出不穷,不说基里连科与莎拉波娃,浩芬诺娃与雷巴里科娃等90后都开始崭露头角,安娜调整的时间不多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